主页 > V生活沟 >林肯枪击事件若发生在二十一世纪,医师们有没有机会挽回他的性命 >

林肯枪击事件若发生在二十一世纪,医师们有没有机会挽回他的性命

2020-07-17

林肯枪击事件若发生在二十一世纪,医师们有没有机会挽回他的性命

林肯总统死后五小时,医师们就在白宫解剖。悲恸欲绝的林肯夫人要求医师留下一束林肯头髮给她做纪念。解剖结果显示子弹从距离中线一英吋偏左侧的后脑勺(枕脑)位置射入并贯穿大脑。林肯左边大脑受到严重的损害,侧脑室及硬脑膜下腔皆有出血。

一位医师在写给母亲的书信中留下这段记录:

解剖的房间里有张又大又重的床铺、一两张沙发、办公桌、衣橱和椅子。旁边坐了一些人,四周静悄悄的,偶尔会出现几句低声交谈。

房间另一头是具以布单覆盖、冰冷、一动也不动的身体,几个小时以前,他是伟大国家的灵魂人物。

当我抵达时,外科主任正来回踱步。他简单说明了事发经过,并说总统展现出生命最强韧的一面。

我们打开林肯总统的头盖骨研究子弹路径。当我将整个大脑取出来的时候,子弹从我的指间滑落,掉进下方的盆子里,清脆的声响打破了房间里的沉默。白色的瓷盆里是颗黝黑、小而不起眼的子弹,它却改变了世界的历史。

⋯⋯用水小心沖洗时,我看着这团灰白相间的东西,完全无法理解它是如何运作,在昨天以前里头可是蕴藏了这个国家的希望。我体验到前所未有的憾动。

从这段文字,我们可以感受到这起事件带给人们相当强烈的冲击。

接下来让我们想想看,倘若这起枪击事件发生在二十一世纪,医师们有没有机会挽回林肯的性命?

在一百多年后,让我们来回顾第一位冲到包厢救治林肯的里尔医师做的处置。里尔医师检视伤口的同时,也评估患者的呼吸道(Airway)、呼吸(Breathing)和血液循环(Circulation),亦即现代医师常挂在嘴边的ABC,并开始心肺复甦术。另外,里尔医师了解若是血块停留在大脑,就会让颅内压升高,一旦颅内压力升高,就会影响病人心跳和呼吸,因此着手清理血块。这些处理步骤基本上非常接近现代医疗所能提供的初级处置,里尔医师亦藉着这些做法,成功让摸不到脉搏的林肯回复心跳及呼吸。

那需不需要当场紧急插管再转送医院呢?我们可以看到,林肯受伤之后就面临了颅内出血及颅内压升高所造成的问题。理论上来说,即时插管、运送足量氧气至脑伤病人大脑非常重要,否则缺氧和低血压会恶性循环,病人死亡率将大幅增加。不过后来的研究证实,于事发现场紧急插管,经常因为器械、光源、人员配合不足而带来更多危害,所以目前仍是建议先使用氧气面罩,将病人运送至创伤中心后再进行插管,会有较好的结果。

在林肯中弹之后,医师们多次将软管深入林肯的脑袋以了解弹道。伸入软管进脑部探查会不会破坏更多脑部组织呢?这是非常合理的推测,不过当时医学上仍然没有任何影像检查的工具,连 X 光都还没有问世,伸入软管可说是唯一的方法。除此之外,一再伸入软管清理血块其实会造成严重的细菌感染。不过,我们并不能批评当时的做法。要晓得,一八六五年正好是英国李斯特首度提倡消毒灭菌的第一年。而整个医学界大约要到一八八○年代以后,才广泛接受消毒灭菌的观念!

当时里尔医师等人尝试排出血块,以降低林肯的脑压,此举虽然有助于脑压,却伴随另一个致命的威胁。由于脑部血流供应十分良好,若无法止血,失血量将非常可观。事实上林肯躺的床单早就是一片血红,连地板上都有一大滩血。所以林肯不仅会死于脑伤,亦会因大量失血而死。

若遭到枪击的林肯被送到今日的创伤中心,医师应该会在第一时间完成紧急插管,给与充足的氧气,同时间护理人员会抽血,以判读血液中的氧气浓度、二氧化碳浓度和血红素数值。接着医师会赶紧将病人送至电脑断层室评估脑伤,并决定后续开刀方式。最好能在最短时间内送进开刀房,由神经外科医师接手处理。

在送往开刀房前,有没有什幺方式能够紧急降低患者的脑压呢?过去的理论认为,加快呼吸速度能够排出较多二氧化碳,减少脑部肿胀的程度。但是,近年来的研究发现,针对严重脑伤的患者,加快呼吸速度并无法有效改善预后。因为此举在减少颅内压的同时,也减少了流进到脑部的血流,脑部缺氧的情况会更严重。因此,加快呼吸仅适用于病况危急,患者已经瞳孔放大、脑部脱疝时才使用。

根据验尸报告,林肯有硬脑膜下腔出血,目前最恰当的处理方式是紧急开颅,移除硬脑膜下腔的血块,并对子弹穿过的路径进行清创且尽量止血,最后置放引流管,同时监测脑压。

手术结束后,患者会住进加护病房,準备面对各种複杂的併发症,诸如感染、癫痫、出血,甚至可能需要再次手术。

不过平心而论,无论现代医疗如何先进,医师如何积极,急救如何快速,其实在受伤的那一刻便已经决定了命运。由于被子弹贯穿时,大脑即受到严重破坏,注定留下许多神经学后遗症。现代的林肯若侥倖捡回一条命,亦很可能处在植物人状态,反覆徘徊在鬼门关前;就算恢复意识,仍将面临肢体无力、单侧偏盲,还会有识字困难、无法表达等言语障碍,因为左侧大脑和语言功能有极大的关係。诸多后遗症与挫折常让意外存活的病人发现,「生存」永远才是最残酷的事情。

生命与政治总教人难以捉摸,也都是同样无情、同样无常。


上一篇:
下一篇: